广东省经济学家企业家网

2019 年 08 月 20 日 星期二
首 页 > 经济评论

王廉:中美贸易统计可遵循123模式对标

2019-06-28 15:48:31 广东省经济学家企业家网 阅读

内容摘要:中美贸易目前美方认为相差约4192亿美元,中方认为实际贸易逆差不到2000亿美元。其实,按照新经济新业态数字时代的对标算法,中美贸易实际上是几乎没有逆差?#27169;?#20027;要是统计方法问题,即美方没有算高新服务业,中方也没有计算在美的企业投资生产,造成这个结局的根源是其理论方法美方以“供需?#20445;?#32780;中方以“生产力”部分计算。按照经济门类划分,应当以联合国产业分类新经济新业态实际运行门类一项项对标,才是符合中美实际贸易的。这些年作者对高新服务业跟踪调查与研究10多年,形成了“123理论方法?#20445;?#20197;123模型对标计算,2018年中美贸易额几乎相等,这也意味着全球需要创新构建新的贸易理论,从而创新统计方法,才能减少国家间的认知差异,重塑新的全球价值观。


中美贸易差额有一个常识性问题,那就是双方的统计方法可以在1997年版联合国经济分类与美国北美经济分类基础上,参考20年业态出现的变化,尤其是新经济新业态的蓬勃发展,出现了许多新的经济现象,需要适应这20年来的互联网经济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等。当代经济发展是由高新服务引领?#27169;?#20877;用OEM(代工)或只计算ODM(自主知识产权)实物产品都不符合事实。据统计,目前全球数字经济已约占全球30%,中国已达这?#32479;?#20998;表明,再用工业时代的统计方法已经不适应了。按照美国统计部门统计,2018年美国对华出口逆差约为4192亿美元,中方认为美方高估了约880亿美元,那么,情况真相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?

1.中美双方的统计方法

目前经济分类仍以实体经济分类为主。按照?#20013;?#30340;经济分类,即1997年联合国经济分类,我国主要经济活动门类为135个,美国的北美分类,稍多了咨询/会计及旅游,而欧盟分类还有电子音响之类。但实证经济学告诉我们,目前的经济分类难以窥其全貌,必须务实地根据所发生的经济活动现象设计精准对标,如咨询、会计、教育培训、健康等门类。

中美贸易统计中,对新经济中的新业态、咨询、会计、旅游、游学、奢侈品采购之类几乎没有涉及,也就难以?#20174;?#21452;方贸易实际情况。理论界近年也是抱着“生产与消?#30740;?#26381;务业”概念吃福利,统计理论创新放缓。

按照美国统计方法,是以中美之间直接的货物贸易进出口总额进行计算的。美方认为中国近年的对美贸易顺差越来越大,到2018年达到了4192亿美元,这个数据无疑是不能充分?#20174;?#21452;方实际贸易情况?#27169;?#20013;国商务部2019年6月6日发布的《关于美国在中美经贸合作中获益情况研究报告》中指出,美方高估了约1/5,顺差实际只有3233亿美元,比美方统计的4192亿美元多了约880亿美元(中方后来经过再次核算,美方少算超过1000亿美元,实际贸易逆差不到2000亿美元)。按照中方统计,2017年美对华销售收入达9400亿美元,其中货物出口1539亿美元服务贸易871亿美元,在华美资企业实际销售收入7000亿美元;美国自华获得的?#24335;?#27969;入总额达1.37万亿美元,构成是:对美累计各类投资1558亿美元,中国持有美国债1.18万亿美元,金融投行对华获得的收益326亿美元。中方认为美方“不吃亏?#20445;?#32654;方认为“吃了亏”。

这轮公案的难解难分,双方似乎都需厘清一个常识的问题,那就是在数字时代,在讲经济维度的基本思维上,应当按照当代产业分类,把双方的货物贸易+服务贸易+知识产权贸易相加,而且不能以生产性服务业和消?#30740;?#26381;务业单纯分类,如咨询、互联网等,不能简单列为生产或消费服务业,却可归入高新服务业。因此,要加入新经济新业态进行细分,才能构建起生产+商业+服务的产业链体系,这2个公式合并后,即“1”为实物,“2”为商业+服务业,“3”为人力资源+文化旅游+咨询会计等(包含了3+N驾马车),只有在“123”模式下进行统计,才是符合双方国情与真实贸易状况的。

国际贸易理论长期以来,停留在生产与消?#30740;?#26381;务业研?#21487;希?#25226;“服务业限定在“生产”与“消费”区间。这是西方经济学长期以来固守“供给与需求?#20445;?#32780;忽略了“生产力与生产关系”经济学发挥的作用。“人类命运共同体”建设,应当?#21069;?#21547;?#23435;?#26041;经?#32654;?#35770;与东方及马克思理论“生产力与生产关系”。据此可以判断,实际上中美最大的统计出入是高新服务业,即包括各种全要素生产力与全动能生产关系。也就是说在“3+N驾马车”中,中美双方都忽略人力资源、咨询会计、文旅等在商贸中所占比重的逐年上升。

QQ截图20190702150629.png


2.3+N马车与中美贸易真相

如果从3个大体?#21040;?#34892;全方位对标统计:一是工业化的统计,即实物贸易,如广东1万亿美元左?#19994;?#36827;出口(香港加转口也是一万亿美元左右),广东贸易与GDP相差不大,但这只限于货物贸易,不是广东贸易的全部,美方在粤港澳大湾区的咨询、会计、教育等收益,没有统计进去?#27426;?#26159;动力源统计,如过去常讲投资贸易、内需“三驾马车”是“基本动力?#20445;?#23454;际上当代经济发展还应包括金融、互联网、科技、教育、文化、医卫、健康、咨询、会计、旅游、商业模式、业态、组织形式、生物多样性等“N驾马车?#20445;?#21363;3+N。美方上千家中小企业正是通过网络售卖?#32422;?#30340;产品到全国的上千个城市。2018年全国20个快递业最多的城市,广东有广州、深圳、东莞、?#24050;?个,占全国1/5,而前5中,广东占了2席。中国约有3亿中产?#20934;叮?#29664;三角占的份额最大,从网上销到珠三角的美国产品非常可观,据调查估计约有1000多家网?#23616;?#25509;对珠三角进行贸易,贸易收入达上百亿美元;三是智慧经济发展趋势。社会进步是由趋势牵引,不是“历史拉动”。这就应以数字经济,尤其是高新服务业它的一个特点就是智慧经济,以智力撬动发展成为新经济新业态潮流。联合国早在1970年即认定世界已经进入知识经济(靠智慧创造GDP超过50%)。

“1”作为货物贸易,不剔除第三国转1,中美之间认知差距很小,如果从“商业”而不是从“生产”角度,美国许多工业消费?#20998;?#25152;以便宜,是因为中国的直接出口,?#32422;?#19968;些第三国打着“中国”?#20449;?#30340;出口,中美之间贸易最大的差距在以下9个领域:咨询业与会计业、文化业、旅游业、教育、专利使用、商业模式及授权、网络贸易、?#25945;?#32463;营、美元汇率及经营收益等。

比如咨询会计业,按照美国?#32422;?#32479;计,2018年美国大咨询收入达GDP%达1.3万亿美元。德勒、安永、普华永道等美国的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和七大咨询公司,总收入过3000亿美元,在中国的业务收入大约为1/5,即500亿美元,其中在粤港澳大湾区的收入不少于40亿美元?#32654;?#22366;、迪士尼等企业为主出口到中国的电影,2018年已有过30亿美元,加之其他文化服务产品对中国的出口,专家们估计会超过电影出口的3-4倍,即100-150亿美元。

旅游业,中国人在美国的旅游消费收入,2018年达到了300万人,每人8000美元消费,估计在200~300亿美元之间,保守估计也有200亿美元。

教育投资,中国在美留学生及关联消费,这是一笔不小的费用,而且逐年递增,按照广州泛珠院东方经济学智库多年研究统计,2018年中国赴美留学生约30万人,按照每人每年消费7-8万美元,则为200~250亿美元,取中间数约为200亿美元,如果加上美国在华培训的公司获得的收益,达到250亿美元,其中珠三角份额占全国1/3。

专利使用,中国进口美国的高科技产品是一个不小的数字,如高通、IBM等公司从中国每年获取的?#38469;?#36716;让、授权、专利费颇丰,2018年估计超过500亿美元。商业模式及授权,2018年初步估计亦有500亿美元,仅?#36824;?#25163;机从客户手上拿走的“授权费用?#20445;?#32422;200亿美元,加上其他公司如谷歌、脸书、甲骨文等公司授权不会少于300亿美元。?#36824;?#25163;机2017年在华出货3670万台,2018年为3420万台,每台?#36824;?#25163;机从中多赚了300-400美元,平均按照3500万台计算,仅?#36824;统?#36807;100亿美元。

网络贸易,美国中小企业为主的互联网贸易有上万家企业,针对粤港澳大湾区的也有几千家,每年贸易额超过500亿美?#25945;?#25910;益,美国在利用?#25945;?#21019;收上,是一个较大的数字。比如利用3大国际组织?#25237;?#20010;区际组织,包括通过联合国经合组织?#25945;ā?#22269;际货?#19968;?#37329;组织、世界银行、G20等各种?#25945;?#25110;国际会议,仅在中国获得的份额,每年约达到500亿美元;

美元收益,以美元结算、债券和对汇?#23454;母稍ぁ?#20132;易,从中国获取的收益,按照中国对全球经济贡献的1/5强,美国每年从美元利益中获得了5000亿美元以上的收益,按中国1/5强经济总量,2018年美国在华美元收益约达到1300亿美元。

通过上述分析,按照数字经济对标,仅从上述计算中,中美之间的贸易差异更多在高新服务业领域,而高新服务业是中美贸易中最关键?#27169;?#20063;最能?#20174;?#20013;美贸易实际情况?#27169;?#32654;国在生产和供给高新服务业上,是全球最强?#27169;?#24179;时根本没有纳入贸易统计。综合上述9个方面,中美贸易实际上少算了3750亿美元左右。

QQ截图20190702150703.png

当然,中国在美国也有企业,估计年销售收入100亿美元左右,而在高新服务业领域,中国基本没有建树。如果说在?#26102;?#20132;易和其它方面有一些的话,估计不超过100亿美元,这样相抵,中美贸易逆差约0~400亿美元,即4192亿美元-4250亿美元≈0美元。

3.123 模型可作为理论统计工具

这就清楚了,中美贸易之间,实际上不是谁吃亏否,要?#20826;?#20111;,中国以每一美元赚1分2分的利润,支付美方咨询会计、商业模式授权,为每台?#36824;?#22810;支付300-400美元授权使用费用等,?#32422;靶量?#20195;工用赚的分厘人民币累加货物出口,买美国的国债,才是真正吃亏。而美国对华投资,2018年不到100亿美元。中国人老实,只知买卖统计,三四方物流更是未入“法眼”,忽略了美国在高新服务业领域巨大的贸易顺差。

因此,用123模型计算和作为理论依据,应当是双方统计部门正视的事实。

以粤港澳大湾区为例,美国四大会计师事务所,和七大咨询公司,从业人员超过1万人,如果加上像美国博雅等公关公司在大湾区的业务收入也算在内,收益更大一些。又如美国在华的教育培训机构,在大湾区的年销售收入,据调查也有3-5亿美元。所以说,中美贸易问题,双方在统计上的分歧,是由于理论?#31508;?#21644;观念落后造成的

(作者单位:广州泛珠城市发展研究院,东方经济学智库总载)

 


曼联赛程ds
后三组选包胆这么玩 安徽时时官网 百度软件 快乐时时开奖记录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现场 内蒙古时时5个号走势 北京pk赛车app下载 北京塞车pk10直播怎么买 双色球投注机选 北京pk拾赛车开奖结果 体彩电子投注单停售 百人牛牛 乐享彩票合法吗 山西时时彩 吉林时时开奖直播 骰宝单双如何死